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

        <form id="dekob"></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京衡案例  > 京衡案例
                京衡案例

                殺夫,為何不償命?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 徐宗新 [案情簡介]徐宗新律師現為本所刑事法律部主任,原浙江省檢察機關評選的浙江省優秀公訴人。2004年他受法院指定為嘉興市一個殺夫案被告孫某辯護。他運用自己扎實的法律功底和豐富的刑事訴訟經驗,為被告依法辯護。最后,其辯護意見被法院采納。2005年2月1日,嘉興市中級人法院對本案作出一審宣判,對孫某減輕處罰,判處無期徒刑。以下是徐律師寫的辦案扎記。 2004年9月,嘉興市發生一起妻子殺害丈夫、兒子幫助藏匿尸體的離奇案件。 2004年12月27日,嘉興市檢察院對涉嫌殺夫的孫某提出公訴。起訴書指控:2004年9月1日上午,被告人孫某在嘉興某公司工棚內與其夫金某發生激烈爭吵后,趁其夫躺在床上不備之際,用榔頭對金某頭部連擊二下,并用手掐金某頸部致其死亡。殺人后,在孫某數次打電話懇求的情況之下,其子金某到嘉興幫助隱匿尸體。 接受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后,我和律師助理徐登富到中院對全案五本卷宗進行詳細的閱卷,并復印了大量的材料。閱卷中,我們發現:殺人事實無可爭議,關鍵在于“為什么要把與自己結婚22年的丈夫殺死?”。帶著這個問題,我們在第一時間趕赴看守所會見了孫某。 孫某要了我們的名片,意思是說,在她的有生之年,如果同監室的獄友要請律師的,可以代為介紹,以報達我們的相助之恩。她并不認為自己可以免于一死,“欠債還錢,殺人償命”的古老觀念在她這個沒有文化的村婦的腦海中根深蒂固。 在會見中,我們問了以下幾個問題:一、何時結婚?也就是說結婚多少年了。剛結婚就把丈夫給殺了和結婚二十幾年殺丈夫那肯定是兩個故事;二、為什么結婚、婚前感情基礎如何?婚姻家庭之不幸往往發于始端,如果一開始婚姻就很不幸,那么長達二十余年的不幸持續就可能是一包等待引爆的炸藥;三、丈夫金某這個人怎么樣?也就是說金某是否忠于妻子、忠于家庭,是否履行一個丈夫和父親的義務。四、金某怎樣長期虐待她的?虐待方式、發生率、有無留下傷痕?五、如何對待丈夫的長期虐待?也就是為什么不離婚,不去告他,為什么要一忍再忍。六、案發當天因何事心生殺機?當天之糾紛是否足以使其產生殺人動機?七、為什么要趁丈夫不備之機下手?是否是弱者反抗強者的一種必然選擇。 這些問題,通觀公安偵查卷宗材料,并未體現。實際上,這些問題可以徹底地揭示本案極其重要的一個問題:“孫某為什么要把與其相處二十多年的丈夫殺了?”她的殺人動機和目的到底是什么?這里直接牽扯到一個法律問題,也就是:“本案被害人金某是否構成刑法意義上的被害人過錯?!比绻麡嫵?,那么孫某可免一死;如果不成立,孫某必為極刑。 在回答上述問題時,孫某哭了,聲淚俱下,悲痛難奈。這可以理解,法律和情感概念上的恩愛夫妻裂變成妻子對丈夫的極度仇恨而欲殺之的仇敵關系,其間的情感煎熬和煉獄般的生活經歷,非常人所能承受。從她的哭述中,我們知道:孫金二十二年前結婚,金某原為不良青年,與孫戀愛時致其未婚先孕,孫無奈與其結婚,當時她的父母實際上是反對二人結婚的。二十二年來,金長期在外打工,顧家甚少,對一子一女,根本不盡父愛之責。有嫖娼惡習,甚至將其姘頭公然帶回家同宿。一有不順,對孫非罵即打,經常打得孫遍體鱗傷,孫某頭上有新鮮傷疤,腿上舊傷累累,還有些傷在其隱私處。據孫所說,金某打他是“小打天天有,大打三六九”,只要兩人湊到一塊,金某必對其拳腳相加。在金的長期虐待之下,孫某幾次尋死,但因被人及時發現而均未成功;作為文盲加法盲的金某,曾試圖通過起訴離婚來解脫,但最終屈服于金某以殺光孫全家相威脅而放棄。案發當日,又被辱罵毆打,舊仇新恨一起涌上心頭,明殺顯然不敵,只好趁金某不備暗地下手…… 區區百字,足概孫某悲慘而沒有愛的一生。 然而,法庭不是教堂,法官不是神父,法庭不是訴苦的地方。僅有哭述,再凄慘絕倫,也不能作為定案依據。在會見的最后,我們鄭重告訴孫某,沒有家庭暴力的證據,就無法認定被害人過錯,無法認定被害人過錯,就無法改變死刑的命運。孫某點頭,說最后還有一個要求,就是執行死刑后,不要把她的骨灰和她丈夫的埋葬在一起,要法院通知她娘家的人帶回娘家安葬。 針對重要和難點,我們制定了出庭方案,擬定了發問提綱和辯護意見。辯護意見三易其稿。 2005年1月11日,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一號法庭,本案開始審理。公訴人先宣讀起訴書,然而訊問孫某殺人的經過,再訊問金小某幫助藏尸體的經過,最后問包庇被告人葉某包庇的經過。輪到辯護人發問時,我們先向法庭闡明觀點:“本案是一起妻子殺害丈夫的特殊案件,僅僅將殺人經過展示給法庭,是無法揭示本案發案根源的,為了準確認定孫某的罪責,必須對孫某的殺人動機進行考察,對其殺人動機進行考察,就必須對孫某與金某的夫妻關系進行考察,請合議庭允許辯護人針對此問題對被告人進行發問”。因為我們知道,孫某對其二十二年的不幸婚姻的哭述會占用一定量的法庭審理時間,如果不提示其與本案的關聯,恐影響庭審效果。接下來,我們就在會見時問孫某的七個問題逐一進行發問,孫某又哭了,邊哭邊答,我們又作了適當的歸納與總結,用時二十余分鐘,效果是好的,旁聽人員有人流淚。法庭也明白,我們的辯護思路是“有家庭暴力,存在被害人過錯”。但證據呢?為了印證孫某的說法,我們當場找證據,就是否存在家庭暴力的問題,對金某與孫某的兒子金小某進行發問。問:金某是否對孫某經常性地使用家庭暴力?答:是的;問:金某是如何使用家庭暴力的?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哪一次?答:拳打腳踢,經常把母親打得哭哭啼啼,印象最深刻的是遍體是傷、臥床不起;問:你父親是否盡家庭義務?答:沒有盡到;問:你與父親之間,是否有父子之情?答:沒有,因為他根本不關心我們,不關心這個家;問:你父親是否有對夫妻關系不忠的行為?答:有,有一次帶一個他的相好回家來。問到這里,孫某的辯解算有證據印證了。而這些答案,在原來的筆錄里是沒有的。金小某在回答的時候,也是聲淚俱下,一米八的大個,哭個不停,著實令人感傷。再問被指控包庇窩藏的葉某。因為葉某與金某相處十余年,且葉為金的工頭,葉對金在嘉興的情況非常了解。問:金某與孫某夫妻之間,是否經常打架?答:不是很清楚,因孫到嘉興來時間不長;問:金某是否經常有嫖娼的行為?答:是有這種情況,但我也不好和他家人說。通過發問,我們向法庭展示了:一金某對孫某長期而嚴重的家庭暴力確實存在;二金某本人對妻子嚴重不忠、對家庭不負責任。 在公訴人舉證的時候,我們又指出,孫某女兒金某某的證詞也證實金某對孫某存在家庭暴力的情況,且證實金某“脾氣暴躁”;證人謝某某也可以證實曾看到金某對孫某實施暴力侵犯。使孫某的辯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其他證據的印證。 但,客觀的說,如果要認定“被害人金某對孫某存在長期的家庭暴力,本案存在被害人過錯”,在證據上仍是欠缺的。因為金某長期在外打工,孫某長期在家操持家務,二人相會時多在其江蘇老家,如果存在家庭暴力,應有其鄰里證明;孫某與金某二人一同外出打工時如存在家庭暴力,應有工友證明;暴力致傷,應有病歷證明。這些都沒有。所以,在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的時候,就說本案的家庭暴力無法證明,認定被害人存在過錯的證據不充分,不足以對孫某從輕處罰,認為還是應當判處極刑。 針對這個問題,我們在法庭辯論時提出:偵控機關負有全面查明犯罪事實的義務,在取證時,既要調取對被告人不利的證據,也要調取對被告人有利的證據;不僅要查明殺人的行為過程,還要查明殺人的動機和目的;不僅要固定印證其供述的相關證據,也要收集印證或駁斥其辯解的證據。依照刑事證據適用規則,如控方證據不能證明某一事項不成立,如這一事項成立對被告人有利的,則推定該事項成立。這就是“有利于被告人”原則。在本案中,孫某存在金某對其長期使用家庭暴力的辯解,且有一定的證據予以印證,控方證據體系中又無相反的證據予以駁斥,無法推翻孫的辯解,那么就應當認定孫的辯解成立,就應當認定本案存在被害人過錯。 2005年2月1日,嘉興市中級人法院對本案作出一審宣判,采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對孫某減輕處罰,判處無期徒刑。

                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