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

        <form id="dekob"></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京衡案例  > 京衡案例
                京衡案例

                網站提供歌曲試聽被判侵權案

                一、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步升音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蘭加余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鐵通集團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 委托代理人:單潤澤 內蒙古經世律師事務所律師 訴訟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為調查被告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五十萬元人民幣; 事實和理由: 原告于2005年5月10日發現被告在其經營的“中國鐵通內蒙古在線”網站上(網址為:http//www.cttnm.com/ )向公眾提供共計62首歌曲的試聽服務。其中有胡彥斌演唱的專輯《Music混合體》、《文武雙全升級版》歌曲;許巍演唱的專輯“每一刻都是嶄新的”歌曲許巍演唱的專輯“時光*漫步”;歌曲花兒樂隊演唱的專輯《我是你的羅密歐》歌曲;黑棒組合演唱的專輯《嘻哈第一棒》歌曲。經原告審查確認,上述專輯及歌曲的錄音制作者權均歸原告所有,而原告從未許可被告通過互聯網向公眾傳播上述曲目。被告的行為嚴重侵犯了原告權益,并給原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二、蘭加余律師代理意見: 審判長,審判員: 我作為本案原告的代理人,現根據本案的事實和相關法律法規,發表以下代理意見: 首先,我要說明的是,盡管今天我們在莊嚴的法庭上進行開庭審理案件的訟訴活動,但我們此時一起探討的是當前知識產權法律領域的前沿問題,我非常愿意和大家一起成為知識產權法律發展進程的適應者、推動者和探索者。因此,我希望我們都能夠排除外界影響,以一個真正法律人的心態,認真分析和思考這個案件。 〈一〉、關于原告作為錄音制作者所享有的網絡信息傳播權。 1、原告是涉案錄音制品的制作者,擁有涉案錄音制品的網絡信息傳播權,包括許可他人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并有權排除他人相同方式的使用。這是原告作為鄰接權人所享有的與著作權有關的合法權益。網絡數字化技術并不產生新的著作權,網絡環境下的著作權依然屬于原著作權人。本案中原告提供了涉案歌曲的表演者與原告簽訂協議書,以及原告合法出版發行的正版錄音CD專輯兩類證據來證明原告的錄音制作者權。根據著作權法第四十條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制作錄音錄像制品,應當同表演者訂立合同,并支付報酬?!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 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著作權、與著作權有關權益的權利人,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因此在被告沒有提供有效的相反證據情況下,應當認定原告提供的證據足以證明其享有涉案錄音制品的錄音制作者權,當然當然包括網絡信息傳播權。 2、網絡信息傳播權是原告作為錄音制作者的重要財產權利。原告通過許可他人進行網絡傳播,獲取相關報酬,已經成為重要的業務項目。目前已經出現許多歌曲制作完成后僅通過許可網絡信息傳播來實現財產收益,因此網絡作為第四媒體,已經彰現出其越來越大的市場價值。網絡信息傳播權不再是一個空洞的權利客體,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財產權益,侵犯網絡信息傳播權就是對相關權利人財產權的侵害。 3、未經許可的信息網絡傳播行為,極大的損害了權利人的合法權利,造成權利人的巨大損失。這是由于互聯網的開放性、無區域性等特征決定的。原告和其他相關權利人一樣,最為擔心的就是,象被告那樣未經許可,不支付任何費用,無限制、無區域的進行傳播其作品。并且,這不僅是損害權利人經濟利益的問題,而且必然影響優秀作品的創作和高質量音像制品的制作,必定對整個文化產業的健康發展產生惡劣影響。 因此,我應該適應時代的變化,重新審視原來司空見慣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的法律屬性,依法保護權利人在網絡環境下的合法權益,尊重他人的網絡信息傳播權。 〈二〉、關于被告行為的性質及法律責任。 1、被告實施了提供涉案錄音制品網絡試聽服務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解釋》第八條第二款規定:公證人員在未向涉嫌侵權的一方當事人表明身份的情況下,如實對另一方當事人按照前款規定的方式取得的證據和取證過程出具的公證書,應當作為證據使用,但有相反證據的除外。 原告提供的公證證據直接證明了被告實施網絡試聽服務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這份公證書是本案的主要證據,直接證明被告網站具完整的、獨立的提供涉案歌曲的試聽服務。被告掌控整個音樂頻道,通過一系列行為規范運作音樂頻道。使用戶可以在選定的時間和地點通過網絡接受被告的試聽服務。網絡用戶只需要點擊被告網站所編排和設置的音樂頻道,就可以獲得相關服務。并且用戶不需要經過任何的其他第三方的幫助,只需按照要求,在被告的網站上進行簡單的操作,就可以完整地接受試聽服務。因此被告網站提供試聽服務行為的本質是對涉案歌曲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 2、被告提供試聽服務的違法性。盡管我國網絡事業的發展還處在起步階段,但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應該得到法律保護,著作權法的核心就是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類似被告這種直接的、明顯的侵權行為絕對是法律所不允許的。國家廣播電視總局2003年發布施行的《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傳播試聽節目管理辦法》對視聽節目的傳播者設定基本的法律義務,其中包括應當經過審批取得《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應建立健全節目審查播出等管理制度。很顯然,被告通過網絡傳播的涉案錄音制品未經原告許可,屬于非法錄制的錄音制品。本案被告作為網絡內容提供商,應當負有基本的審查義務,而被告怠于履行法定義務。并且從被告網站中的聲明以及涉案歌曲列表中“權利人屬于上海步升公司”的內容可以清楚地看出,被告是明知其在線傳播的錄音制品沒有著作權,依然進行傳播行為,所以被告提供試聽服務行為的違法性和主觀過錯是非常明顯的。 3、被告的上述行為侵犯了原告作為錄音制作者所享有的網絡信息傳播權。著作權法第四十一條規定:錄音錄像制作者對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享有許可他人復制、發行、出租、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這里包括自行行使、許可他人行使、禁止他人未經許可行使等三層含義。據此,被告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違反著作權法的規定,侵犯原告作為涉案錄音制品制作者所享有的網絡信息傳播權。 4、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第四項規定:未經錄音錄像制作者許可,復制、發行、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因此原告要求本案被告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是有明確的法律依據。 三、關于原告的訴訟請求。 1、關于原告的賠禮道歉請求:被告代理人認為錄音制品的制作者權屬于財產權益,而而不具有侵犯人身權的性質,故此不需要賠禮道歉。原告認為,錄音制品的制作者權,盡管屬于鄰接權,但同樣需要制作人的創造性勞動,甚至需要制作人更多的智力成果。未經許可進行無限制的網絡傳播決不僅僅侵犯制作人的財產權,同時也是對制作人的創造性勞動價值的侵占,對制作人智力成果的侵吞,這其中當然包括人身權的基本內容,并且著作權法第47條明確規定應當賠禮道歉,被告的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2、關于賠禮道歉的方式:鑒于被告的侵權行為在全國各地,原告的公證證據就是在上海取得,因此原告要求在全國發行的報紙(法制日報)上刊登致歉聲明,另外被告的侵權行為發生在互聯網絡上,因此被告應在其網站主頁的明顯位置上登載賠禮道歉的聲明。 3、關于賠償金額50萬元的主張:由于原告無法證明自身的實際損失以及被告的獲利情況,原告主張的是法定賠償原則,適用著作權法第48條第二款: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因此請求法院結合本案網絡傳播案件的特點,以及全國各地法院關于類似案件的司法實踐綜合予以認定。 以上是原告第一輪代理意見,謝謝審判長! 原告現就被告主張其網站提供的是鏈接服務,應當提前通知警告等答辯理由作如下補充代理意見: 被告代理人所依據的就是最高院就網絡鏈接問題對山東高院的批復,批復中提到:“對于網絡服務提供者在提供鏈接服務中涉及的侵犯著作權的行為,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進行認定”。本代理人認為,本案中被告沒有任何有效的證據證明其網站提供試聽服務是通過鏈接方式進行的,剛才在庭審質證時,原告已經對被告的除證據一外其他證據的三性均提出異議,被告提供的證據缺乏起碼證據形式和關聯性要求,根本不能證明任何內容。 下面我重點講述即使被告在提供試聽服務的過程中通過后臺隱秘的鏈接技術鏈接他人服務器內容,同樣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網絡鏈接服務”范疇,不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計算機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第五條規定。具體理由如下: 1、必須明確的是,原告指控被告構成侵權,是基于被告通過自有“內蒙古在線”提供試聽服務的行為,本案重點考察的應該是被告是否自行提供網絡試聽服務。除非被告能夠證明沒有實施該行為,或者說這個行為不是被告實施的,否則就必須承擔侵權責任。原告提供的證據非常清楚明確的表明,這個提供試聽服務的行為是被告實施的,而不是被告所講的所謂根本就沒有出現的那個被鏈接的網站實施提供試聽服務行為。 2、被告錯誤的理解“鏈接服務”的概念“鏈接服務”是不同網絡主體之間為了建立相互之間的關聯關系,通過網絡鏈接技術而采取的網絡服務。首先鏈接服務存在于不同的網絡主體之間,并且這種互聯是明示的,最少能夠通過點擊所設鏈接,可以從地址欄中看出不同網絡主體的轉換和變化的相關信息內容。這是由于網絡鏈接的通道作用和指向作用的決定,通常設鏈者和被鏈者都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比如豐富網絡功能、便于網絡用戶訪問和接受更多的信息等。只要在設鏈者的網頁上點擊鏈接指向,就可以通過鏈接技術,取得被鏈者的網頁或者相關鏈接內容的信息服務。本案中被告提供網絡試聽服務,完全是獨立的完整進行,沒有對任何其他網絡主體的鏈接行為外在體現,在試聽過程中除了被告以外,根本沒有出現其他網絡主體的頁面和網站。當然我們并不排除被告在試聽服務過程中通過網絡鏈接技術調用他人數據庫內容,運用他人的運行程序和網絡資源,但這絕對不是批復中所講的“網絡鏈接服務”,對認定被告實施網絡傳播行為沒有任何實際影響。更不能為了推卸責任,違心的將提供試聽服務的行為推給一個根本就沒有出現的第三方。 3、被告為了豐富網站內容,健全網站功能等經營目的考慮,設置了音樂欣賞欄目,在該欄目提供歌曲試聽服務,并在提供試聽服務的所有操作步驟全部是在被告的域名、地址和網頁上進行的,直到在最后的播放器播放結束,全程沒有第三方的信息出現。這充分說明被告設置音樂欄目的本意,即被告試圖讓網絡用戶意識到其網站本身具有完備、便捷的音樂欣賞功能,主觀上不想也不可能讓網絡用戶產生其音樂頻道是鏈接其他人網站的認識。這說明被告客觀上獨立實施了提供試聽服務的行為,主觀上也力圖讓網絡用戶認可其音樂服務的功能。因此被告今天為了訴訟的需要,借口是鏈接他人的行為完全是站不住腳的。 4、被告混淆鏈接技術和鏈接服務的概念。隨著互聯網絡技術的發展,鏈接技術也在不斷的發生演進,但并不是所有的鏈接技術都可以歸屬于法律意義上的鏈接服務,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結合實際情況和司法實踐,通常所說的鏈接服務一般包括基本鏈接(友情廉潔、超文本連接)和深度鏈接(文本鏈接、深層鏈接)兩種形式。但無論什么形式的鏈接都應起到最基本的通道和指向作用,必須是在兩個完全不同的網絡主體之間進行的。一般情況下,設鏈者并不完全絕對的控制和管理被鏈者的基本內容,否則就與設鏈者自己的網絡內容沒有任何區別,也完全脫離鏈接服務的本來含義。本案被告完全控制和管理音樂欣賞頻道的內容,獨立完整的提供在線試聽服務,在提供試聽服務過程中沒有任何第三方的介入。這種情形與被告提供的自有其他子欄目的內容服務沒有任何區別。所以在本案中,即使被告使用網絡鏈接技術手段,利用他人的網絡程序和信息資源提供涉案歌曲的在線試聽服務,從法律后果上應當等同于被告網站通過自身服務器的數據交換進行試聽服務。所以本代理人認為,鏈接技術本不構成侵權,但并不代表掌握鏈接技術的法律主體通過鏈接技術所實施的行為不構成侵權,而要根據實際情況,結合具體行為特征進行正確的認定。 5、從另一個角度講,如果本案被告所說鏈接成立,要求原告提前通知和警告,否則就不承擔責任的觀點成立,那么任何網站都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將侵權信息源設置到一個私人網站或自身員工設立的另一個網站的服務器上,從而進行肆意的傳播行為,而不用擔心侵權的法律責任。因為按照被告的邏輯,只需要接到侵權警告和通知后以鏈接為借口,予以斷開就可以沒事了。這種情形明顯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著作權人的權益在網絡上將形同虛設,必將造成著作權網絡傳播的混亂。所以說法律意義上的鏈接服務絕對不是所有的通過鏈接技術采取的連接行為,特別是本案被告這種不出現任何第三方的信息,通過網絡后臺隱秘的技術手段進行的所謂鏈接,應該直接認定為被告自己的網絡傳播行為。 因此被告今天為了訴訟的需要,借口是鏈接他人的行為,認為原告應提前通知和警告,否則不存擔法律責任的主張,完全是站不住腳的。 三、法院判決結果: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開庭審理,并已作出一審判決,判決內容節選如下: 本院認為:根據原、被告的舉證、質證及訴、辯主張,本案爭議的主要焦點系被告網站提供涉案歌曲網絡在線試聽服務是被告網站自行向公眾傳播涉案錄音作品,還是通過互聯網鏈接他人網絡的方式傳播,以及被告網站通過后臺鏈連技術手段調用他人的網絡信息資源是否構成對原告權益的侵犯。 我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一條:“錄音制作者對其制作的錄音錄像制品,享有許可他人復制、發行、出租、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并獲得報酬的權利?!痹嫦当景父枨浺糁破纷髡?享有涉案62首歌曲的制作者權,其權利包括網絡信息傳播權,應當受到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不得非法侵害。 就本案的原、被告提交的證據而言,原告提交的上海市靜安區公證處出具的證明被告網站提供音樂試聽服務的公證書,能夠清楚的反映被告網站自行設置整個音樂欄目的編排,并控制管理該音樂頻道,用戶只需要在被告網站上進行簡單的點擊就可以接受試聽服務,并且接受試聽服務的過程始終是在被告的網站域名及網站文本下進行的,實施網絡信息傳播行為的只能是被告網站,而不可能認定是另外一個根本沒有出現的網絡主體,因此該份公證書能有效地證明被告網站客觀上自行實施了涉案歌曲網絡信息傳播行為。就被告提供的證據而言,被告提供的證據1證明被告網站已經在訴訟過程中斷開涉案歌曲的網絡試聽服務,原告代理人確認該事實,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關于“多維網”發送的郵件等聯系證據,以及“多維網”的音樂頁面設置等證據,用以證明其網站的音樂信息資源及音樂服務程序來源于“多維網”。本院認為,由于被告沒有提供其與“多維網”進行有效法律行為的證據,也沒有“多維網”所有人的任何證明材料,該部分證據材料不同程度缺乏真實性和關聯性要求,并且原告代理人對上述證據持有異議,故對被告該部分證據本院不予采信。因此被告主張其網站的“音樂欣賞”欄目的試聽服務系鏈接“多維網”進行的,本院不予認定,原告代理人認為被告網站未經許可自行實施了涉案歌曲網絡信息傳播行為的主張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主張涉案歌曲的信息資源不在被告網站服務器上,被告網站上沒有存儲涉案歌曲的數據內容,因此被告不可能進行信息網絡傳播行為。本院認為,實施信息網絡傳播行為并不必然通過本網站服務器進行數據交換,現代網絡技術條件下完全可以采用他人網絡服務器或租用外置存儲器的方式進行。涉案歌曲的信息資源是否存儲在被告網站自身的服務器上與被告是否實施網絡信息傳播行為之間沒有必然聯系。 被告認為被告網站提供音樂試聽服務系通過鏈接方式,調用“多維網”的音樂資源和運行程序進行傳播的,應當根據最高院關于鏈接服務法律適用的有關批復,適用《最高院關于審理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的規定。本院認為該觀點不能成立,首先,如前所述被告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其試聽服務系采用鏈接方式,充其量只能說明被告可能在試聽服務過程中調用他人的網絡信息資源。再者,即使正如被告代理人所述,但并不是所有的網絡鏈接技術都應歸屬于最高院批復中的“鏈接服務”的范疇。盡管“鏈接服務”的方式多種多樣,但所有的鏈接服務決不能脫離鏈接的指向和通道作用,否則就失去“鏈接服務”的本來含義,本案中被告通過網站后臺鏈接技術手段,直接調用隱秘的被鏈接網站的服務器內容,被鏈接的網站完全處在外置服務器及異站存儲的作用,本案被告網站一直處在網絡信息傳播狀態。因此本案中的“鏈接”盡管采用鏈接技術,但已經完全不在于鏈接的指向和通道的作用,而只是一種調用他人服務器內容的網絡技術手段,這與被告通過網絡鏈接技術直接在自身服務器上進行數據交換并提供傳播信息內容沒有本質區別。所以本案中即使認定被告網站采用鏈接技術通過他人網絡進行試聽服務,鑒于被告所采取鏈接的方式和特點,本院認為不屬于最高院相關批復中所稱“鏈接服務”的范疇,應當等同于被告網站通過自身服務器的網絡信息傳播行為。故而,被告代理人關于本案應當適用《最高院關于審理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從被告網站(www.cttnm.com)的內容設置上看,被告網站是一家綜合性的商業網站。從其經濟角度分析,該網站涉及的區域越廣、覆蓋面越大、內容越齊全,對用戶就越具有吸引力,該網站點擊率越高,其經濟效益就越明顯。因此,被告網站提供音樂服務的商業目的是明顯的。被告作為大型商業網站,理應對其網站直接提供的信息服務內容的合法性負有注意義務。然而本案中,被告以其網站的名義,未經許可在其網站頁面上向公眾無限制的傳播原告的錄音制品,疏于對信息內容的合法性進行合理審查,其主觀上具有過錯。 綜上所述,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出于其商業目的,對原告享有錄音制作者權的錄音作品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向公眾傳播的行為,主觀上具有過錯,客觀上給原告的權利造成損害后果,構成了對原告權利的侵犯,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相應的民事責任。被告以其只是提供網絡鏈接,且在其服務器中未存儲信息數據為由,稱其行為不構成侵權,不應當承擔法律責任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公開賠禮道歉一節,因賠禮道歉該項民事責任是針對人身權受到侵害的救濟方式,因本案原告系涉案62首歌曲的錄音制作者,其享受的權利主要是財產權而非人身權,故被告代理人的該方面主張成立,原告請求判令被告承擔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與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關于原告上海步升公司要求停止侵權一節,由于原、被雙方確認涉案歌曲已經從被告網站上斷開,原告的訴訟請求已經自動實現,判決內容中就沒有必要再行體現。 關于損害賠償的計算,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原告對其實際損失情況和被告的獲利情況均未提供證據證明,并且原告要求適用著作權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綜合予以認定,據此,本院將考慮被告網站頁面記載的有關的信息,涉案歌曲公開發表的時間,通常情況下相關錄音制品制作成本、銷售利潤及被告侵權行為性質及情節等因素,對本案損害賠償數額酌情予以確定。關于本案原告主張的訴訟合理支出,原告只提供了部分證據,本院將結合本案的實際情況一并予以認定。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十二)項、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七條第(四)項、第四十八條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被告中國鐵通集團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賠償原告上海步升音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包括訴訟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一十二萬八千元整(128000元)。 二、駁回原告上海步升音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10510元,由被告中國鐵通集團有限公司內蒙古分公司負擔7357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 7日內交納),原告上海步升音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擔3153元(已交納) 四、律師點評 蘭加余律師認為,最高院對山東高院關于網絡鏈接適用法律問題的批復作出以后,法律界特別是律師界對網絡案件感到前景黯淡。但令人欣喜的是,畢竟還是有優秀的法官并不拘泥于形式,以非凡的膽魄和專業的知識對網絡案件作出正確的、理性的判決。其中最為典型的是上海步升公司訴百度公司侵犯網絡信息傳播權案件,北京海淀區法院判決百度公司敗訴,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侵權責任。上海步升公司訴內蒙古鐵通案件是繼百度案件之后網絡案件的又一針強心劑,必將增強網絡案件的信心。該案件相對于百度案件而言,判決書內容中更加明確了案件不能適用最高院關于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解釋第五條的理由,更加深入地分析了網絡鏈接技術和網絡鏈接服務的含義,做出令人信服的判決,具有非常典型的意義。 撰稿人:蘭加余 律師 2005年10月28日

                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