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

        <form id="dekob"></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  京衡案例  > 京衡案例
                京衡案例

                沈某夫妻外資糾紛被捕最終不起訴案



                [本所2005年12月7日訊] 本所主任杭州市優秀刑事辯護律師陳有西經辦的奉化市某中外合資企業中方人員被控職務侵占案,昨天奉化市檢察院召集被告和律師當場宣布,對沈某石某夫妻作出不起訴決定. . 沈某夫妻2004年6月10日被奉化市公安局以涉嫌職務侵占罪刑事拘留.被控侵占金額達390多萬元。其家屬聘請本所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幫助.本所陳有西律師經過詳細調查和分析,認為本案基本事實不清,定性錯誤,沈夫妻同外商合作期間存在過錯,系經濟糾紛,但不構成犯罪.6月30日即向公安機關、檢察機關送達了《關于要求妥善處理沈某石某侵占案的律師意見書》,明確指出本案立案不當,嫌疑人無罪。寧波導司律師所葉明律師為石某辯護,也提出了同樣的建議。引起了公安機關的重視。沈某和其夫先后被取保候審。 、 同年 9月15日,奉化市公安局偵查終結,認為構成犯罪,向奉化檢察院移送起訴。檢察機關經過長達一年多的慎重審查并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后,認為本案事實不清,定案證據不足,終于作出不起訴決定。于昨日向當事人進行了宣布。本案終結。 附: 關于要求妥善處理沈某石某侵占案的 律師意見書 浙江省奉化市公安局: 沈、石夫婦,因外資公司產權之爭,華斯公司劉某控告其侵占,已于2004年6月10日被貴局刑事拘留。 本案的來龍去脈,貴局和奉化縣委縣府、政法委、有關部門都非常了解,并事先做過大量的協調工作??梢哉f完全是一種委托權不明、股權不明、贈與權不明、財產權不明而導致的民事糾紛。由于雙方各不相讓,導致矛盾激化,導致刑事偵查部門不得不介入。因此,我們對貴局的措施表示理解,但對應否由公安機關介入本案,有不同看法,對要否用刑法來處理這樣的民事糾紛,有一些建議要供你們參考。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受在案人沈某親屬的委托,指派本律師為沈雪英涉嫌職務侵占一案提供法律幫助。委托書和公函已經送達貴局。沈和其丈夫事先已經聘請的葉明律師、陳燕萍律師已經于6月19日向你們提供了關于本案的《情況反映》,陳明了相關的情況。本律師事務所接受委托后,對本案相關材料和情況又進行了充分的研究,進行了調查,認為本案基本性質,是投資商的股權和財產權糾紛,還沒有上升到職務侵占的犯罪程度。本案的基本基調,是以民事渠道解決為好,以公安介入、抓人的方式,于我國刑法的基本規定不符,對正確處理股權權益糾紛,促進奉化地方經濟發展也不利。雖然沈和控告人劉都有辜負領導的關心,不聽招呼,不服政府的長期好意協調,最終矛盾日益激化的責任和問題,但這并不能使本案改變基本的性質,從民事糾紛變成刑事犯罪。我們認為沈是無罪的,他們兩家股東之間的恩怨和競爭關系,應該在民事的范圍內解決。 為及時給公安機關提供辦案參考,既不放縱一個壞人,也不冤枉一個好人:既治理好經濟秩序,又促進企業經濟的發展,我們根據本案已經明了的事實和證據,向貴局提出律師意見,供你們參考。 本案案情,由于被告在押、帳冊被封、口供在案,你們比我們更了解情況。因此,我們的意見不一定很全面,僅供參考,請你們在下步工作中研究。 一、關于外資公司投資糾紛事件由來 1998年4月,寧波某制衣廠由沈投資設立。有工商登記執照為準(劉的控告中隱瞞了這段歷史,說成是99年由劉辦獨資企業,并稱因為劉屬龍才取名)。1999年下半年,沈與斯洛伐克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劉某發生業務交往。雙方為國際貿易關系。此后,雙方擬在中國奉化成立中外合資企業,由劉的公司出面作為外資方,同沈一起辦中外合資公司,由沈來投資,由沈實際所有和掌管,劉不出一分投資。劉匯入奉化的投資款,實為應付給沈的服裝貨款。在后來實際操作中,由于合資企業的成立有許多審批手續,遠不如外商獨資企業來得方便,雙方就改而設立由某國際貿易公司出面設立的獨資企業(雙方事先有口頭約定);由劉公司作為投資方,為沈辦外商獨資企業,所有的資金,從應付給沈的貨款中抵扣,雙方有體現這一真相的《投資說明書》。全文為:“我某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在中國投資寧波某某制衣有限公司系受沈和石委托,以貨抵充投資款的形式在名義上由我公司出資。寧波某某制衣有限公司的一切事宜均與我公司無關。1999年11月1日”上面有劉的親筆簽名和國際公司的蓋章。(后來被劉以《贈送企業協議》換走了原件,法院不認可復印件,導致沈在寧波中院的民事訴訟中敗訴,企業成了劉的,從而直接導致報案侵占被公安接受)1999年12月,寧波某制衣有限公司在奉化設立,由沈擔任公司董事長,全面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如果是真正的劉投資的企業,公司的法人代表不可能讓沈來當,經營管理權也不會完全不管)劉從未實際參與管理和投資,雙方實際上仍是貿易關系和貨款結算關系,實踐了以外商名義為沈辦一個外商獨資企業,由其自己經營、公司也歸沈所有的承諾。到這時為止,雙方關系很好,沒有任何糾紛,還以“姐妹”相稱。但由于假外資的行為,雙方貨款結算又很不嚴謹,沒有明確的備忘錄,唯一的《投資說明書》原件又沒有好好保存,事后又被劉取走了原件,導致法院不支持,隱患由此釀成。但只要對雙方的貨款進行全面審計,該公司的注冊投資倒底是誰出的,是貨款還是劉拿出的錢,是可以查明的。 二、本案發生糾紛的原因和真相 至2001年5月,劉在國外的華斯公司因為向沈公司一直進貨,雙方又是“姐妹”,已經累計拖欠寧波某公司貨款70萬美元。2001年6月,劉經過沈介紹引薦,以820萬美元購買了奉化某酒店。后劉委托沈辦理一切交接手續。并委托沈管理經營。 后來,國際公司欠寧波公司貨款陸續達到90萬美元,致使寧波公司資金無法周轉,十分困難。雙方在貨款結算、大酒店經營、銀行借款擔保等問題上發生劇烈矛盾,致關系惡化。2003年3月,劉以沈侵占其投資的公司財產等構成“犯罪”為由,向有關部門書面控告沈。說寧波公司的20萬美元是其獨資投入的;說公司三年來債臺高筑 ,1000萬不知去向 ;說沈買房子買別墅還有存款 等等。并自稱自己是對奉化有貢獻的投資三個企業的外商,說自己被沈坑了。造成急于招商引資的奉化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導致本案成了轟動奉化的“名案”,領導機關化了大量精力去協調調解。 沈隨即提出申述意見,以澄清事實。 同月,沈夫婦為爭取寧波公司的股份所有權,向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確權訴訟,要求法院根據劉出具的《投資說明書》(復印件)和轉送企業《協議書》(原件),確認股份所有權。后因《投資說明書》的原件不能提供(訴前已被劉借轉送名義換走)、轉送企業的協議又不符合中國法律的形式要件,因而以證據不足被寧波中級法院駁回起訴。二審省高院維持了原判。 其實,法院的判決是貌似公正實質有問題的。因為投資說明書雖非原件,筆跡復印件也是可以司法鑒定的。同贈送企業的協議原件可以形成證據鏈。法院如果再細一點,將其貨款審計一下,也是可以查明投資款到底是誰出的。但法院簡單化地以證據規則,判了沈敗訴。這就造成了本案中沈夫婦的全面被動的局面。 劉勝訴后,再次要求有關部門追究沈等人的刑事責任,貴局終于下決心抓人,沈夫婦于6月10日被以職務侵占罪刑事拘留。這就使一起激化的民事糾紛升格成了經濟犯罪案件。但事實真相是根本不可能構成刑事犯罪的。 三、關于本案性質的幾點法律分析 (一) 法院判決并不能作為有侵占行為的依據 本案直接導致公安立案的證據基礎,是寧波中院駁回了沈對企業的權利主張,將企業實際上確權給了劉。這樣,沈的所有合法的經營中的動用和調度企業資金的行為,都成了侵占行為。但這一判決無論成立還是不成立,都不能證明沈夫婦有職務侵占行為。因為: 先假定法院判決是正確的,那么: 第一階段:某廠是沈先辦起來的獨資企業;沈是在管理自己的企業;改為外商獨資企業后,應該有她企業母體投入的財產權在內; 第二階段:沈被國際公司委以寧波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職務,有全面的經營管理權,對企業的資金運作、貨款、成本、抵押都是有權的,是一種委托經營行為,在沒有進行審計界定財產前,根本無法認定她有侵占行為。因為她是受全權委托的;即使真有不當,也只是代理越權的問題,而構不成侵占。20萬美元的投入,所有的企業增值也是實際經營者沈創造的,加上其企業的原所有權,她在其中有財產權,因此也不完全是屬于劉的財產。 第三階段:劉簽字將企業贈送給了沈。不管這種贈送行為最終是否被判定有效,贈送行為是真實發生過的,因此,基于當事人的贈送事實而發生的所有對財產的處分行為,是合法的。如果贈送被判定無效,那也只有通過民事行為處理財產恢復原狀問題,而不屬于刑事法律關系調整的范疇。 如果法院的判決錯誤,那么: 這個企業的真相是完全是沈夫婦投入的,其所有公司財產和增值財產都屬于沈夫婦,劉只有貨款貿易關系,只有代表國際公司收貨和付款的義務,根本無權代表寧波公司來報案說別人侵占,因為這個財產本身就不是她的。 因此,不論法院判決正確與否,本案的爭議分別都屬于沈的自有權處分、委托權處分、贈與權處分的范疇,是應按民法調整的恢復財產關系的范疇。法院判決書并不能作為公安可以立案的依據。以判決書立案,是因為辦案審查的同志對民法和刑法關系缺乏精確的理解所致。 (二) <投資說明書》是真實的,法院不采信不等于公安也不采信 沈夫婦手頭的證據證明:1999年11月1日,劉為了讓沈 夫婦放心并避免自己出面投資會帶來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就以國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親筆簽名向沈夫婦出具《投資說明書》。2002年,沈與劉的合作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同年3月24日,在沈得知寧波公司因法律手續未變更而使自己權益無法保障時,經過與劉的協商,劉于2002年3月24日親筆書寫將所有寧波公司股份轉送給香港公司的《協議書》,沈石簽字同意以其夫婦在香港投資的香港公司接收。以保留仍為外資企業的身份。此時,法律意識不強的沈夫婦被劉用《轉送協議》換走《投資說明書》原件,只留下復印件。這一情節是可信的,有復印件和兩個證據的前后關聯性可以推定。同時,劉給沈的親筆信也可以證明這些事實。更重要的,通過審查往來貨款結算,查明20萬美元的真實投資權人,更是可以將真相查明。但法院在《民事訴訟證據規則》實施后,已經不提倡實質性審理,按誰主張誰舉證,拿不出原件的就要敗訴,因此作出對《投資說明書》的真實性不予認定的判決,所以沈輸了官司。在民法上這是可以的。因為沈還可以通過打貨款官司和其他贈與官司將真相查明,但作為要抓人的刑事案件,這樣的做法就不行了。因為偵查權是國家主動權,不是按證據規則辦的,而是按主動刑事偵查來查清證據的,不是像民事訴訟誰主張誰舉證。公安可以通過鑒定筆跡、審計帳目、查明注冊來源、審訊口供和證言、全面查帳,查清真正的投資人。在這些查清后,甚至可以促使法院按照新的證據認定真實的投資主體,使法院改判。這就是民事審判和刑事偵查的區別。在沒有查清以前,簡單否定沈的所有權是不科學的。 (三)劉的親筆信證明了本案的真相 2002年3月22日,劉以“二姐”的身份,給沈寫親筆信其中第一段“1、關于工廠的事”寫道“關于工廠的事,你不要顧慮、擔心太多,本來就是為你們辦的。我的承諾始終是有效的,我也會按我們約定的去做”。這份親筆信是最近才發現的,說明兩點:一是工廠 本來就是劉為沈夫婦辦的,印證《投資說明書》的真實性;二是她們之間對公司的歸屬性質有約定和承諾。也可以證明事后的劉《贈送企業協議》的真實性。從法律的角度,可以分析劉以國際公司出面設立的獨資公司的目的,證明沈夫婦長期把寧波公司視為自己公司并殫盡竭慮工作是有充分根據和信心的。也是沈夫婦與劉協議轉送公司所有股份的出發點。這份證據完全可以形成一個證據鏈,共同證明侵占劉的財產的事實是根本不存在的。而劉基于法院勝訴乘機誣告沈的事實則是清楚的。 (四)接受贈送財產、處分贈與財產根本不可能構成侵占故意 劉在看到寧波企業興旺、不但自己拖住巨額貨款不還,還以企業本身就是她的為要挾,通過律師,要求沈給予巨額的“經濟補償”。因沈確無能力滿足,致協商不成。劉于是告沈夫婦侵占其公司的財產。在2002年3月24日,劉以國際公司董事長的身份簽署轉送寧波公司股份給香港公司后,石以香港辰風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簽名蓋章同意接收。因石夫婦一直實際經營寧波公司,故其在同意接受后處置寧波公司財產的行為應該是完全合法的,法律手續未辦妥或劉反悔,最多引發民事爭議,怎么可以告沈夫婦故意侵占財產呢?因為刑法規定,構成該罪必須要有主觀故意。而贈送企業的協議是有真實原件的,劉也沒有任何被脅迫或非自愿贈送的證據。 (五)關于所謂的外商投資權益保護問題 本案之所以會造成這樣大的影響,領導這樣重視,公安局最終會立案抓人,都是因為劉一直以“有貢獻的外商”的身份反復告狀的原因。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只講究事實和證據。外商的積極貢獻應當肯定,但外商并不是特殊公民,她的權益只有真正有損害時,才能夠受到國家法律的保護 。 四、關于本案發展的現狀 本案控告人的做法,現在已經越來越超出了依法辦事的軌道。事態在進一步擴大,已經造成了嚴重的后果。 公安局將沈夫婦雙雙刑拘后,劉以勝利者的姿態宣傳并采取強制手段接管沈夫婦的企業資產。他刻了公司的公章,到寧波的報紙上公告損害沈的名譽,造成企業的混亂;又將公安的立案文書擅自 散發, 干擾 正常經營。 向其客戶 散發公安內部文書,強行通知 不要向其支付300萬應付貨款。導致本案無關的公司200多工人無法發到工資,多次到政府部門集體上訪。兩家公司停工,工人鬧事 。企業帳冊已被查扣多時,企業已面臨停業狀態 。 事態正在進一步惡化中。 五、我們的律師建議意見 綜觀全案,我們認為,本案性質是清楚的。政府和政法機關干預這一糾紛,出發點也是正確的。但本案真相是民事糾紛,不可能構成犯罪。當然,一旦人被長期關押,為了有個交代,即使定不了侵占,要找出他們稅收等方面的問題,作為一個這樣管理混亂的企業,也是輕易能辦到的。但這不是本案的初衷。如果認定企業是劉的,那么稅收上如有問題,應追究的是實際所有人,因為這是企業行為。劉脫不了責任。本案這樣辦的結果,只會使企業兩敗俱傷,嚴重損害地方經濟的發展。有關部門如果認真調查全部事實證據,案件必能水落石出。本案民事化處理也必將成為最公正、最合適的辦法,為妥善解決此涉外爭議,維護生產和社會秩序,我們敬請有關領導和司法機關予以關注。 (一) 盡快同意對沈夫婦進行取保候審 對于這樣有財產爭議在奉化的從事企業的人,她不會出走、也不致危害社會;由于帳冊證據都已經被貴局提走,本案口供并不重要,因此,人在外面也根本不可能造成串供等妨礙訴訟的行為,不會影響偵查。且沈有3歲的小孩,據說有孕在身,依照國家法律和人道主義精神,也應該立即對沈進行體檢,同意取保,以收拾企業攤子,穩定工人,維護社會穩定。 (二)對寧波企業同國際公司的貨款進行全面審計 重點查明20萬美元注冊資本投資款到底是誰的。對雙方的財產關系進行界定?,F在雙方都說對方侵占和違法,雙方要價都很高,其原因是財產關系是一筆糊涂帳。只要查明了真相,她們才有可能冷靜下來談判,談判也才會真正有結果。通過關一方壓一方,只會使談判雙方更加失衡,劉的要價更會漫無邊際,不可能解決問題?,F在劉還對當地政府不滿意,還要告公安辦案不力,還要告當地政府包庇,就是證明。 (三)對《投資說明書》、劉的親筆信、《贈送企業協議書》送省公安廳進行筆跡鑒定。 查明其真實與否,在此基礎上,從刑事證據角度進行審查和固定。不要受法院判決的影響。因為法院并沒有否定其真實性,只是否定其作為民事證據的效力,按舉證責任原則沒有認可復印件。而對于刑事證據,證明主體是國家公安機關,查明真相輕而易舉。 (四)在放人、查明真相的基礎上,由有關部門出面召集雙方談判解決糾紛 如果談判不成,可以由雙方向人民法院起訴,全面清算股權和財產權。因為工廠轉為外商獨資后,沈原先企業的財產并沒有分出去;同國際公司的貨款,也有90多萬美元沒有結清,到底是劉欠債不還,還是沈轉移財產,只有通過全面對帳清算,才可能查明真相。 以上建議,請貴局重視、研究。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 主任、高級律師 . 陳有西 . 2004年6月30日

                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ZOOSLOOK重口另类,欧美BESTIALITY变态人禽交